世纪交通网

 找回密码
 注册

中国桥梁世界第一?专家:这样的第一,应该反思

2017-4-1 13:21 |来自: 冰点周刊

摘要: 原标题:中国桥梁世界第一?专家:这样的第一,应该反思高征铨曾无数次站在大江大河和高山峡谷的上空,用桥梁把对立千百年的两岸连接起来。但他知道,有时“蹲下身子”或者留出空间,与人搭起桥梁更难。桥梁上的好时 ...

原标题:中国桥梁世界第一?专家:这样的第一,应该反思

高征铨曾无数次站在大江大河和高山峡谷的上空,用桥梁把对立千百年的两岸连接起来。但他知道,有时“蹲下身子”或者留出空间,与人搭起桥梁更难。

桥梁上的好时光

记者| 杨海

高征铨的一生,由各种各样的桥连接起来。

他说自己“把最好的时光都献给了天津永和桥”,参加这个工程时他36岁,工程从启动到竣工,用了10年。也正是这10年间,他的发际线越来越靠后,脸上的皱纹越来越密。到了前年,在北京三元桥改造工程现场,这位75岁的老工程师目睹了这个庞然大物只用43个小时就完成了换梁,“旧桥变新桥”。

他还记得,1987年,自己参与建设的天津永和桥通车时,这座主跨260米的斜拉桥被称为“亚洲第一跨”。到1995年,当他作为“首席技术顾问”站在铜陵长江大桥上合影留念时,脚下那座斜拉桥的主跨已经达到432米。再到后来,这个数据动辄就达千米。

铜陵长江大桥。图片来自网络

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比中国造桥的速度更快、雄心更大了。在这片国土上,近40年来新建的桥梁比过去几千年的总和还要多,桥梁总数早已超过了美国。“最长、最高、最大、最快”的纪录也不断被写进世界桥梁史,全球超过一半的大跨度桥梁都在中国。作为桥梁专家,高征铨完整参与了这场“大发展”。

不少人为这样的速度和规模欢呼雀跃,但在高征铨看来,在这样的高速前进中,有些事情也需要“慢”下来。

在三元桥改造工程中,很多人想创造出新的纪录。有人提出在12个小时内完成换梁,有人经过精密计算,得出了7个小时就可以完成工程的结论。

高征铨一直坚持把工程时间设定在48小时内,“在对交通造成可控影响的情况下,留出冗余时间。”但最后工程指挥部还是对外宣布,改造工程会在24小时内完成。

施工中,每个模块的负责人都给出了自己最精确的数据,不允许有半点差错,“都很相信自己”。但这些数据组合到一起时,因为太过精确,忽略了实际工程中可能出现的误差,导致了电脑“转不过弯”,最后造成死机。

“桥梁移到一半,整个液压系统全部停止工作了,最后手动操作硬把桥梁挪了出来。”高征铨说。

最后,因为多种没有预料到的原因,三元桥用了43个小时完成了“旧桥变新桥”。

这依然让全世界为“中国速度”震惊,在很多人眼中这几乎是不能可能完成的任务。

“什么事都要留出宽容度。”高征铨为这个工程捏了一把汗,“凡事都要留空间,否则最后就会顶牛。”

高征铨在三元桥改造工程现场

对高征铨来说,消耗自己10年“最好时光”的天津永和桥也造就了他最坚实的理论基础。那时“文革”刚刚结束,为了这座桥,他每天都要跑去中关村,学习在重达两吨的计算机上运行的计算软件SAP5。

当时已经出现微型计算机,但是大部分工程软件还只能在笨重的大型计算机上运行。大型计算机很少,每天都有人排队等着使用,轮到高征铨时往往已经第二天凌晨一两点了。

后来高征铨组织团队,研究把SAP5移植到内存只有512Kb的微机上。为了这项技术,他每天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计算数据。

“草纸能堆满一间20平方米的房子。”高征铨伸开胳膊,比画出房间的大小。

移植成功后,永和桥的计算速度和精度都得到了很大的提升。那时,建造永和桥没有可供参考的案例,每一步都需要摸索。等永和桥竣工时,高征铨也掌握了一套斜拉桥的建造理论。

可进入上世纪90年代后,高征铨感到一切突然都“快”了起来。从1992年到2000年,他在工地的时间比在家还多。他还记得有一年,广东省同时开建了4座特大桥。

这让他感兴奋,“赶上了一个可以充分发挥才能的时代”。

他慢慢发现,工地上的技术指挥人员越来越年轻,有些人“大学毕业两年就去主持修桥”。再到后来,几乎每条关于大桥的新闻标题上,都会出现“最”或者“第一”的字眼。

“现在我们敢说自己是桥梁大国,但还不是桥梁强国,就是因为我们的理论体系还是落后的。”对于中国桥梁创造的各种世界之“最”,高征铨认为那些个别指标的提升并不能代表技术水平的实质性进步。

根据交通运输部的数据,到2015年年底,在中国已建成的近80万座公路桥梁里,有7.96万座危桥。这意味着,平均10座公路桥里,就有1座处于“危桥”状态。

相关统计显示,自2007年至2012年间,国内有37座桥梁垮塌,180多人在事故中丧生。这些垮塌桥梁中,近六成为1994年之后所建,桥龄还不到20年。

“我国桥梁的使用寿命,除少数重点关注的世界级特大型桥梁外,绝大多数桥梁质量没有与工程造价的增长成正比,有些桥梁建成没多久就出现大修,有些通车几年就重新进行桥面铺装。”一位交通运输部有关负责人曾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事实上,最开始工作时,高征铨也被各种“赶超”“跨越”的口号感染过。为了提高工程速度,他把各种指标都控制在临界值。他甚至为了“给国家省点钢材”,搜索自己学习到的每一处知识,想要“抽掉任何一根还能抽掉的钢筋”。

如今,他却感叹“维护桥梁的工作量太大”。常年担任工程顾问的高征铨说,在工地上,自己“既有技术工作,也有人文工作”。

1993年,在广东虎门大桥的施工现场,工人在清理工地上的密林时,发现了虎门的古炮台。文物部门得知这一消息后马上要求停工,要先完成考古工作后再复工。

当时虎门大桥是广东省的重点工程,省领导多次到现场考察,询问工程进度。

“当时他们(工程负责人)认为自己是‘头号工程’,什么都挡不住。”高征铨回忆,“每次文物专家来工地时,双方都是各说各话,互不相让。”

从小在北京长大的高征铨,曾经目睹过自己童年时经常在上面玩耍的城墙被拆除,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当即决定,“不能再一次对不起老祖宗。”

“文物背后是一个国家的历史遗存,在现场,必须尊重文物专家,要耐心听他们的意见。”高征铨后来被授权负责与文物专家接触协调,他规定在谈判现场,工程方只能由自己一个人发言,“其他人一说话老是觉得自己是重点工程,但是你必须深刻理解对文物有那么深厚感情的专家,他们真是把那些文物当成自己的命。”

即使已经过了20多年,说起这些事高征铨还是用手指敲着桌子,摆着头闭上眼,不自觉地提高了音量。

最后,双方达成了“先考古,后施工”的方案,为此工程停了18个月。在回北京的飞机上,高征铨碰到了来拍《鸦片战争》的导演谢晋。他告诉谢晋,“那些文物专家就像‘前清遗老’,但是我敬重他们。”

工地上总会出现各种各样的矛盾,高征铨都第一时间出现在冲突现场,从中协调。他还把自己形容成工地上的“黏合剂”,任务是把工地上的每一个部分都联系起来,形成凝聚力。

高征铨已经记不清去过多少个造桥工地,他的足迹遍布从鸭绿江到珠江的大部分国土。在数不清的旅途里,他忘记过带老花镜,忘记过带换洗衣物,但他从没忘记过带上那堆又大又沉的行李:一台照相机、两台彩色打印机和整箱的相纸。

他把镜头对准了工地里的每一个人。不管是指挥部里的总工程师,还是被汗水浸透衣服的普通工人,这个参与许多知名工程的桥梁专家,都会给他们拍上一张照片,然后打印出来,送到他们手上。

很多次,在被钢筋混凝土和大型机械的轰鸣声包围,空气里到处都是柴油燃烧味和钢材火星味的工地里,高征铨感到“所有人都像机器一样冷冰冰”。他想通过照片,给用数字衡量一切的工地带去一丝温情。

为了拍照,他每天凌晨就到已经选好的地点等待,那是“工人们的必经之路”。他希望为每一个工人都留下一份纪念,“每个人都拍上七八张,选最好的一张给他们。”

工人流动性大,有的两三天就离开工地。高征铨会把拍下的照片当天就打印出来,印上他们的名字、工程介绍,然后交给他们。

“盖一座桥要把大家的心拧在一起,让他们有参与感、荣誉感。”高征铨说,他会尊重每一个参与工程的人,“每一个工人都是一座桥梁百年寿命的关键点,用照片把他们的记忆留下来,让他们感受到温暖。”

为了给工程参与者拍照,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高征铨已经用坏了十几台照相机。

三元桥改造工程时,他提前把所有的工程文件、施工规范规整成一份操作手册。他“几乎两个晚上没睡觉”,把数据又对了一遍。然后把这份140多页的彩色手册打印出来,发给了25位现场指挥人员。

这些手册都是“定制版”,高征铨会把在手册扉页印上某个人的名字,“让他觉得自己是这项工程的一部分。”

“一些年轻人很奇怪,这个老头整天不睡觉,盯着打印机干什么。”高征铨笑着回忆当时的情景,为了把这些手册及时发到指挥人员手中,日夜不停的打印机报废了两台。

就连在现场指挥交通的交警,工程结束后,都收到了这位精力充沛的老人送来的礼物:一本印有自己姓名的“操作手册”。

高征铨曾无数次站在大江大河和高山峡谷的上空,用桥梁把对立千百年的两岸连接起来。但他知道,有时“蹲下身子”或者留出空间,用这些相片和操作手册与人搭起桥梁更难。

相关报道

43小时整体换梁 外国网友点赞“三元桥速度”

三元桥换梁工程完成10天,一段“旧桥变新桥”的延时摄影视频火速升温,点击率逾百万次,尤其是一些国外的网友纷纷为北京建桥新速度点赞。

视频从11月13日23时起记录,北京三元桥正式启动换梁“手术”,拍摄截止的时间是11月15日18时工程结束。73秒的视频,记录了新旧梁置换的紧张43小时。尽管经历了一些波折,但这次换梁还是刷新了历史。2006年,西直门桥类似换梁“手术”耗时56小时。

在新梁就位现场,市交通委主任周正宇直言,三元桥成功地运用千吨级驮运架一体机实现了1350吨桥梁整体换梁,创造了大吨位整体换梁新技术范例,创造了新的北京建桥速度。

这个速度,惊呆了一批国内外网友。

一位美国的网友评论:“纽约的帝国大厦也只花了1年零1个月的时间就建成了。在现在这个时间就是金钱的时代,我们应该好好做规划。”一位署名Benny的网友说:“全世界都对中国刮目相看,给中国在基建上的质量和高效点赞。”

国内网友的点评更多地透出了自豪和自信。网友Plorf的留言是“印象非常深刻。很棒的工程”“43个小时,这是中国和世界的骄傲!”“43小时通车,的的确确体现了我国大型设备吊装和综合基建技术的强大实力!”

也有些国外网友不惜“自黑”。“这在我们这儿至少得花5年”、“在美国,这要花20年”、“在巴西这要造好几年”。一位参与了三元桥换梁过程的路政人说:“这些外国小伙伴们的‘自黑’多少都有点儿夸张。不过确实应该为三元桥换梁速度点赞。”

市交通委总结,这次在大城市重要交通节点上一次性完成了大型桥梁的整体置换架设,在国内属首次、在国际上技术领先。这次换梁工程是在北京交通最繁忙的地段,花费最短的时间,一次性驮起了最重的新梁,把对交通的影响降低到了最小。“在一个周末完成桥梁更新,彻底解决了在特大城市交通咽喉地段桥梁更新与城市交通的工期矛盾。”

虽然没有大江大河,但北京的桥梁工程技术水平一直在全国名列前茅。“每一座桥梁都是一个交通的节点,修桥是为了疏堵不是添堵。要不断启用新思路,尝试更快速有效地解决途径,保障北京路上的安全。” 市交通委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工程仍在收尾阶段,交通部门正在总结新技术应用过程中的经验和教训,为今后的推广积累素材。

特别声明:本网站所载的资讯文/图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的资讯信息为目的,并不意味我们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果本网站转载内容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联系电话:151-1106-7188

    官方客服QQ:2059478497

    邮箱:jtw@jt12345.com

扫二维码关注

QQ|世纪交通网-长沙赛视交通科技有限公司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